南方新闻 / NEWS

沪安电缆、南亚电缆幻灭,宜兴戴氏兄弟被钉在产业耻辱柱上

宜兴官林,在秀丽的树林中矗立着一幢幢别墅,周边环境幽静,大理石的墙面、光滑的地砖,无声地在宣示着:这里是有钱人的地盘。


其中有一幢别墅尤其显眼,位于核心位置,独立的小楼周围种满绿植,内部装修豪华,红木家具、名牌电器,处处透出奢华之气。这座豪宅的主人,是原来当地大企业南亚电缆的老板戴志龙。


可惜,他可能再也无法回到这里了。




现年61岁的戴志龙,早年在一家电缆公司做业务员。因为吃苦耐劳悟性高,戴志龙很快就与妻子刘桂芬在北京开了一家自己的电缆经营部,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宜兴官林是中国电缆产业的重镇,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国电线电缆生产企业近万家,在近2000亿元的"大蛋糕"中,官林镇就分羹10%。靠着电缆,官林也成为宜兴举足轻重的经济大镇。


2003年,戴志龙已经是亿万身家的富豪了,财富积累之快令人咂舌。


当年,他和妻子共同出资2亿多元,创建了江苏南亚电缆集团有限公司,戴志龙负责公司生产经营,妻子刘桂芬负责财务。


那时候的南亚电缆正赶上了国家基础建设的黄金时期,在2013年之前,整个企业年销售额将近10亿元,是当地的纳税大户。然而,随着大环境的变化,加上电缆制造原材料价格浮动、行业同质化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南亚电缆逐渐开始走了下坡路,投入正常经营的企业资金面临短缺。


而这个时候,戴志龙的弟弟戴志祥一把将哥哥推到了大坑里。


戴志祥何许人也?宜兴沪安电缆的老总,也是当地一家电缆大公司,曾经在新加坡和台湾两地上市,从2011年开始,沪安电缆开始谋划一次大动作:


当时,国内已有11个省市出现电力紧缺的情况,南方电网所覆盖的5个省份,5年来最严重的缺电情况还在不断加剧,而电力远距离传输过程中的损耗则更加重了这一难题,超高压电能传输被视为一种趋势。


戴志祥当年拍板——为迎接这一波用电需求,除投产的3条生产线提升中高压电缆产能近1倍外,公司马上日夜赶工建造生产超高压电缆的立塔,预计可在2012年第二季度完工投产。这一超高压电缆项目耗费了沪安3.38亿元,按照戴志祥的设想,这将是公司下一轮发展强劲的“新经济增长点”。


也许在戴志祥的内心深处,他一直想复制2002年的那一次完美超越:在全球经济低迷、大部分企业都不敢增加投入的时候,沪安顶着压力筹资近2000万元上了中压电缆生产线,由于中压电缆的成功开发,增强了产品的配套性,带动了其他产品的开发和销售。那一年还相继开发了分支电缆、矿用电缆等11只新产品,调整了产品的结构,抢得了市场先机。


然而这一次,历史的车轮没能驶向他期盼的方向。




电缆行业有两大特点:第一,大进大出利润薄,基本靠走量。铜、铝、塑料在线缆中占成本的80%以上,特别是铜价,2004年铜价曾经还是每吨近两万元,到2007年左右暴涨到每吨8万元,这样像过山车一样的价格搁谁也吃不消。很多电缆企业说说每年几百亿销售,可能利润才几百万。


第二,和中国芯片一样,缺乏核心技术竞争力,绝大部分企业都在中低端拼刺刀。


在这条产业链中,高附加值产品很少有中国企业涉足,航空航天、潜艇、核电、电子线缆、伴热电缆、汽车线束等高端产品基本都掌握在跨国巨头手里,比如核电站用的电缆,对无卤、低烟、低毒等技术性能要求十分严格,目前我国仅能生产核岛外围用线缆,其余电缆全部依赖进口。


因此,2011年当一波高压输电网建设热潮出现之际,瞄上特高压电缆这块难得新蛋糕的,远远不止戴志祥一个人。


于是产能急剧过剩,最严重的时候甚至引来了央视的关注,《经济半小时》的一个专题就很不客气,直接点了宜兴的名字:一个县级市,用来造特高压电缆的竖塔竟然比欧洲的总量还多,什么意思?


盘子铺得太大,沪安的资金终于转不动了。


2013年沪安电缆集团经营出现问题,无法偿还银行贷款,哥哥戴志龙就用南亚集团的土地为弟弟的公司做了1.57亿元的担保。尽管戴志龙拿自家公司的土地做了担保,还是未能挽救沪安破产的命运。因为沪安借新疆一家公司的一笔贷款无法偿还,2014年11月,新疆公司起诉了戴志龙弟弟的公司要求财产诉讼保全,作为担保的南亚集团也被法院依法进行诉讼保全。


2015年5月,南亚集团在中国银行的贷款到期,银行通过审查发现南亚集团抵押给自己用于贷款的土地和厂房已被法院查封,随即将南亚集团起诉到法院要求归还贷款,并冻结了南亚集团的账户。


电缆生意最关键的就是资金链问题,一旦企业账户被查封,资金链就断了,企业将一步步被封死。当时,南亚电缆的处境犹如多米诺骨牌,瞬间被迅速推倒。2016年,这家曾经的宜兴市百强企业拖欠多家银行贷款、利息等总额超过5亿元人民币。正在戴志龙为了筹措资金而焦头烂额的时候,他不知道,曾经为了骗取贷款而造的假,随着公安机关的调查已浮出水面。




2012年6月,南亚电缆以土地使用权1449万余元、房产3598万余元作最高额抵押担保,顺利从中国银行获得授信6000万元;


6月24日,在戴志龙的指使下,南亚电缆编造公司向某金属材料有限公司购买铜杆的事实,向中国银行提供虚假的产品销售合同、财务报表等材料,据此从银行借出了3000万元短期流动资金和2000万元汇票承兑(缴纳保证金1000万元)。信贷资金到期后,南亚电缆在归还后又多次继续借贷。


2014年,南亚电缆再度向中国银行办理短期流动资金借款2500万元、汇票承兑5000万元(缴纳保证金2500万元)及国内信用证1000万元,至今未能归还。


无独有偶,戴志龙又使用类似手段,虚构南亚电缆向另一家金属材料有限公司购买铜杆的交易,凭借这些“不存在”的买卖交易多次从农村商业银行、浦发银行办理信贷资金6900万元。


2015年8月至2017年1月期间,南亚集团被7家银行提起民事诉讼。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无锡市南长区人民法院、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等法院先后作出民事调解、判决,判令南亚电缆集团及戴志龙、刘桂芬、其子戴岳明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归还7家银行借款本金合计约1.79亿元及相应利息。


办案过程中,宜兴法院的执行法官发现戴志龙一家申报的财产与法院调查的情况严重不符。他们多次调查其名下房产、车辆和金融账户,发现有不少出入,于是将相关线索依法移送给公安机关。根据这些线索,公安机关顺藤摸瓜,很快戴志龙、刘桂芬、戴岳明隐瞒不报、想方设法转移隐匿的大量房产、店铺、车辆和保险就被一一查出。


2010年1月至2017年2月间,刘桂芬、戴岳明分别出资2400余万元、97万余元为自己和戴志龙等家人在两家保险公司购买大额分红保险。两人还于2012年出资购买总价563万余元的位于宜兴市万达广场的商铺两家,并在相关判决生效或执行期间分别支付商铺贷款本息92万余元。


除了大肆购买保险和房屋,对于已经拥有的房产车辆,戴志龙一家也在变着花样与警方周旋。在警方查获的戴岳明隐匿财产中,涉及一辆2010年购买的宝马M3轿车,已在2014年12月过户到储某名下。但事实上,这辆宝马轿车一直是戴岳明在开,而过户的储某与戴岳明是实实在在的表兄弟关系。


“宝马车转让没有收他一分钱,过户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戴岳明也承认,车辆的转让是烟幕弹,为的是瞒过法院和债权人。


如法炮制的还有戴岳明名下的一栋价值363.852万元的别墅。这座别墅位于官林镇锦园小区内,是戴志龙一家常年居住的地方。2014年4月,因为公司已经被多家银行起诉,想到自家的别墅很可能被法院查封,戴志龙就回家与刘桂芬、戴岳明商量,准备采用无偿过户的法子瞒天过海。这么大一笔房产转给谁合适?戴志龙想到了刘桂芬的妹妹,自己的小姨子。


“虽然是在我名下,但后来过户给我阿姨,我也就是签个字而已。”戴岳明说,别墅的过户交易是父亲戴志龙一手操办的,但事实上,这套房子钥匙都在戴志龙一家人手里,平时也是他们一家人居住。


除了自己居住的房屋,戴志龙一家在外地也曾经多次置业。例如戴岳明名下的就有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三间商用房,随着北京地价的飞涨房子也价值倍增。考虑到这些房产的价值,戴志龙准备把这些房产也隐藏掉。2015年6月,戴志龙再次提出并与刘桂芬、戴岳明商量,将北京的三间商用房无偿过户到戴岳明岳父经营的企业名下。2016年12月,三人又将三套房产出售,实际得款800余万元,并将资金隐藏在他人账户上。


在2010年至2017年期间,戴志龙一家三口为逃避法院的执行,通过各种手段隐匿、转移资产金额高达7144万余元。


而很多宜兴当地老板的梦魇,也就从这一刻开始了——


宜兴远登电缆有限公司,为南亚电缆担保了整整1个亿,南亚出事之后,远登陷入担保泥潭;


三鑫线缆公司,也是因为替南亚电缆担保,结果自己被告上法庭……




罪行昭昭,终于大白于天下。


如今,南亚电缆戴志龙已经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5万元;他的弟弟沪安电缆戴志祥,也于去年被逮捕。


而他们对宜兴当地线缆行业造成的破坏性影响,令很多业内人士喟叹不已。官林当时成为宜兴金融风险爆发的集中区,规模以上线缆企业互保贷款超过200亿,“破圈解链”的难度极大。


为什么大?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像南亚戴志龙这样的人做出了极坏的示范,骗取银行贷款在先,露出“老赖”面孔在后,整个产业的信任度被一个这样的“小孔”捅破,重建谈何容易?


将来戴氏兄弟出狱,试问有谁敢与他们做生意?


政府出手,震慑宵小,令老赖战栗,令人性回归正途。


玉兔线缆       玉兔电缆       玉兔电线         南方线缆     南方电缆       南方电线      南方阻燃线缆           南方阻燃电缆       南方阻燃电线